数码外域 >整个俄国文学作品中最可怕的小说──契诃夫《第六病房》 >

整个俄国文学作品中最可怕的小说──契诃夫《第六病房》

2020-07-12 19:58| 发布者: 数码外域| 查看: 404| 评论: {php} echo

整个俄国文学作品中最可怕的小说──契诃夫《第六病房》

契诃夫的作品三大特徵是对丑恶现象的嘲笑、对贫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以及作品的幽默性和艺术性。

契诃夫是十九世纪末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第六病房》是契诃夫难得的中篇小说,而且是有开头、有结尾并具有戏剧张力的小说。这也是他的人生、写作风格的转折,以及作为告别托尔斯泰主义的作品,以朴实的文字、细腻的描述笔下的小人物藉以抨击沙皇的专制。

《第六病房》发表于1892年,以精神病房为背景,描写一所瀰漫着汙秽、闷臭气氛的精神病院和医院员工间的种种令人不喜、道德败坏。契诃夫在书中描述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与「疯子病人」伊凡‧德米特利‧格罗曼夫这两个知识分子的相遇以及言语间的火花,透过这两位知识分子的悲剧,讽刺托尔斯泰主义「勿以暴制恶」以及暗示了专制下的腐败。

列宁的读后感:「昨天晚上我读完了这篇小说,觉得可怕极了,我没法再待在房间里,我站起来,走了出去,我有这幺一种感觉,好像我自己也被关在第六病房似的。」

书中一开头就以参观的口吻告诉读者第六病房的所在及环境有多幺的恶劣,一一介绍六个住在第六病房的精神病人以及时常殴打病人的管理人。契诃夫在前几章将六个病人刻划得非常细腻,你能想像你就跟他们一样身处在第六病房中。

接着契诃夫说明疯子病人伊凡住进第六病房的原因。伊凡原本是位文官,城里的人非常喜欢他,虽然他脾气暴躁但乐于助人。一天他在回家的路上看到警官给一个犯人铐上的手铐,这手铐好像一个开关一样,开启了伊凡一切妄想:「他知道他没犯过任何罪,而且可以保证将来也不会杀人、放火、偷窃;可是偶然间无意犯罪不是很容易吗?受人诬陷,还以审判方面的错误,不是也可能发生吗?」他书中的自白让他完全相信他随时可能会补,而后城里的无名双尸案让他更害怕自己会被捕──纵然他根本没犯过罪。有趣的是,将伊凡送进第六病房的是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后来找伊凡聊天的、欣赏伊凡的言语思想的,也是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

沙皇专制的时代,人民因为长期压迫渐渐对于周遭麻木不仁,对一切的苦难失去感觉,契诃夫在书中透过疯子病人伊凡之口,说出:「我用喊叫和泪水回应痛苦;用愤怒回应卑劣;用厌恶回应淫猥。依我看来,这才叫做生活。……您是医生,却不懂这类小问题!为了蔑视痛苦,永远心满意足,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到惊讶,一个人就弄到这般地步,或者,必须在苦难中(指着他隔壁满身脂肪的胖农民)把自己磨练德麻木不仁,对苦难失去一切感觉-换句话说,也就是停止生活。」

「疯子病人」伊凡告诉世人,在这样专制暴政下的生活,根本是在停止生活;也告诉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他根本不懂生活,因为他一昧地逃避痛苦。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与伊凡的接触太过频繁,大众开始认为他也有病,后来他被另外一个医生诱骗,进入第六病房,结束悲剧的一生。

伊凡在辩论痛苦与生活时对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说:「您蔑视痛苦,可是您的手指头被房门夹了一下,恐怕您就要扯开嗓门大叫起来了!」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的结局也呼应了疯子病人伊凡当时的预言。死前的晚上,他因为反抗管理人而被暴打,他对着窗外说:「这就是现实生活啊!」因为身体的疼痛,让安德烈‧叶菲梅奇医生了解自己之前的生活根本不是现实,他因受伤中风而过世,也显示就算我们试着反抗专制,但结局只能是屈服。


图文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