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测现实 >微信如何成为中国社群巨兽?支付、叫车一手包办,还为第三方开发 >

微信如何成为中国社群巨兽?支付、叫车一手包办,还为第三方开发

2020-07-09 06:49| 发布者: 评测现实| 查看: 110| 评论: {php} echo

微信如何成为中国社群巨兽?支付、叫车一手包办,还为第三方开发

在中国南方广州的商业闹区,高耸的广州塔立于珠江旁。这栋摩天大楼建于 2005 年,造型是两个椭圆以 45 度角相互缠绕,有如 DNA 的双股螺旋。这栋突出广州天际线的地标,曾短暂荣登全中国最高建筑物,直到上海 2013 年的新大楼后来居上。

广州塔不远处是 TIT 创意园,散落着数十栋经过改造的工业建筑物。 84 号建筑物外的红砖墙上有一块招牌,介绍该地在 1950 年代原是纺织机械厂,1960 年代与 1970 年代为军方用地,后来在 1970 年代中期改为民用地,倒数第二个承租人是一间供应地方汽车产业的金属加工厂。

走进里头一看,看不出这里曾是光线昏暗、灯泡外露、噪音震耳欲聋的厂房,再也没有生产出金属零件的机器。最初的多层建筑被扒光,如今是现代化的办公室,开放式空间里摆着白色家具,中庭让室内洒满自然日光,休息区处处是盆栽植物、玩具、动物玩偶、沙包,年轻的男男女女穿着帽 T、潮牌运动鞋,戴着有型眼镜,坐在符合人体工学的办公椅上,滑过办公室。椅子的造型有如着名的贺曼米勒椅(Herman Mill),只不过眼前这些椅子自然是中国製。在公司咖啡馆与餐厅里,人们靠感应自己的手机付帐,信用卡与现金属于早已逝去的年代。无现金、无卡片的交易,都源自于微信(WeChat)投入电子商务领域。全中国最大的通讯 app 微信总部,就位于 TIT 创意园这栋 84 号建筑物,以及三栋相邻的建物。

微信每个月有 9.38 亿活跃用户,其中三分之一每天使用 4 小时以上

2014 年时,Facebook 以 190 亿美元(约 5700 亿新台币)收购 WhatsApp。当时里昂证券(Credit Lyonnais Securities Asia,CLSA)写道:「如果 WhatsApp 值 190 亿,那微信至少值 600 亿美元(约 1.8 兆新台币)。」微信是私人公司,估值当然也只是估值,但母公司腾讯在 2017 年超越阿里巴巴,成为全中国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全亚洲最高,超过 3000 亿美元(约 9 兆新台币),与美国各大龙头企业并驾齐驱,包括奇异(2600 亿美元)、IBM(1650 亿美元)、英特尔(1700 亿美元)。腾讯除了是 Snapchat 的早期投资人,还在 2017 年 4 月买下硅谷电动车厂商特斯拉(Tesla)5% 的股权。

正如中国的一切,微信最令人诧异的一点在于它的快速崛起。不看好的人认为,微信只不过是又一个中国的 WhatsApp 或 iMessage。出了中国,根本很多人听都没听过。然而,微信每个月有 9.38 亿活跃用户,超过欧洲总人口,远甩美国人口,也因此当微信的营销总监茱丽叶.朱(Juliet Zhu)提醒我,用户数目「并未说出事情的全貌,你还得考量参与度」,我再次咋舌。举例来说,WhatsApp 的全球用户超过 12 亿,Facebook(2014 年起成为 WhatsApp 母公司)拥有 20 多亿使用者,但茱丽叶认为,微信已经证明自己更诱人,理由是超过三分之一以上的用户,每天在微信待四小时以上。相较之下,使用者平均上 Facebook 35 分钟,上 Snapchat 25 分钟,上 Instagram 15 分钟,上 Twitter 1 分钟。

微信究竟是如何做到如此「吸眼球」,大家欲罢不能?微信和奥斯瓦尔德一样,靠的是允许终端使用者发挥创意,不一样的地方则在于微信有自己中国的一套,工程师除了重视用户体验,还替第三方开发新工具,第三方可以自行发明新功能。

微信:集 FB、IG、Twitter、WhatsApp 于一身

2007 年出版的《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一书中,作者汤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指出网路是如何超越国界,减少意识形态,在线上串起数十亿人。事实上,网路绝对没让世界变成平的,线上世界依旧崎岖不平,充满封闭社群与同温层,例如北京政府向来阻挡可疑的外国网站,处处有统称「防火墙」的网路管制,以及神秘的审查制度,也因此「中原」见不到 Google、Twitter、YouTube、Facebook。

中国把西方拒于门外,但有大量的本土 app。那些 app 起初和西方版本有几分神似,但之后就演化成完全不同的物种。行动广告对西方企业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 Facebook、Google、Twitter、Snapchat 蒐集大量用户资料,微调威力愈来愈强大的演算法,协助广告主精确瞄準终端消费者。然而在中国,储存用户资料的政治风险极高,地方公司选择另闢蹊径,换个方式让消费者掏钱,例如收取交易手续费,或是 app 内购买(in-app purchase)—如果消费者愿意直接替服务付钱,为什幺要探勘资料?由于全球消费者即便使用类似的科技,各地的习惯十分不同,科技巨擘也形形色色,各自依据当地的环境演化出不同功能。企业在抢占与保护市占率时必须各显神通。

以行动支付为例,微信在 2013 年推出自家第一个支付系统「微信支付」,其中「红包」功能大受欢迎。过农曆年时,消费者可以用手机发送装有数位现金的虚拟红包给亲友。除了发红包这个传统的节庆习俗,任何人都能预先设定一笔固定金额,随机发送给选定的一群人,例如你可以送 3000 元给 30 位朋友,有的人拿到得多,有的人拿到得少,也因此有的人会开心微笑,也有人会哀嚎。这个功能既是社群网络,也是游戏,也是小赌怡情。 2016 年 2 月 7 日至 12 日之间,大约有 320 亿个红包转手,前一年同期则为 32 亿个。

微信用户除了发钱给彼此,还能用微信缴水电费,投资财富基金。微信的母公司腾讯砸下数十亿,投资滴滴出行(中国的 Uber)与美团网(中国的 Groupon),用户不必跳出 app 就能叫车或享受团购优惠。近几年,微信进一步拓展服务,与众多传统零售商合作,包括麦当劳、肯德基、7-11、星巴克、Uniqlo 等叫得出名号的大企业,其他还有无数早已採用微信支付的路边小店。《纽约时报》谈论这股社会经济现象时指出:「现金一下子就过时」。

今日打开微信,摇一摇手机寻找其他用户,是一种很受欢迎的交友方式。在电视机前摇一摇,就能知道目前是哪一台,与其他观众互动。微信等于是集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WhatsApp、Zynga 于一身,不是单一的通讯 app,而是不可或缺的行动工具,可以预约看诊、缴纳医院帐单、报案、餐厅订位、使用银行服务、开视讯会议、玩游戏,功能五花八门。若要促成这个巨大 app 的成长,光靠公司内部的研发绝对不够,必须以远比 Google 与 Facebook 积极的方式,允许用户发挥创意,在社群媒体平台上研发新服务。

微信推出公众号,转为扮演「连结者」

2012 年的年底,微信内部 17 人测试「公众号」这个瞄準企业的新点子。当时微信已有稳定成长的终端消费者,但微信团队希望藉由开放应用程式介面(API),让微信变成第三方产品与服务的通讯管道。

简单来讲,API 是一套官方规定与準则,用以促进两个软体间的资讯交换。软体例程、通讯协定、工具使第三方得以利用微信的庞大用户库。微信开放平台部门的助理总经理曾鸣(Lake Zeng)向我解释:「微信过去成功连结大众,但我们不清楚企业能如何利用微信与自家顾客连结与沟通。我们需要一个媒介才能达成这个目标,我们认为『公众号』有可能就是我们需要的方法。」

很自然的是,一开始没有任何团队成员确定应该纳进哪些服务。工程师四处找答案时,招商银行(CMB)来敲门。对曾鸣而言,与招商银行合作的专案目标很简单—客户要什幺,就给什幺。

当时我们的公众号点子相当初步,只有几个範本。我们想到传统企业可能发送讯息或折价券给顾客促销,最初的点子全都与「广播」功能有关,但和招商银行讨论之后,我们改变想法。

银行要极高的资安标準,而且需要将资料储存在自己的伺服器上。如果要成功的话,我们得提供开放式连结。从那时起,微信转向,改成扮演「连结者」或「管道」的角色。

微信如何成为中国社群巨兽?支付、叫车一手包办,还为第三方开发

更多社群平台相关资讯

微信也开始被怀疑?澳洲安全专家:中国可透过微信干涉联邦选举
未来清明节改去脸书扫墓?脸书的死亡用户数将在 50 年后超越活人
脸书 Messenger 大升级!全新「会议预约系统」让公司行事曆与对话同步


图文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