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测现实 >採买民艺旧货,上峇里岛去!? (2000.08.01) >

採买民艺旧货,上峇里岛去!? (2000.08.01)

2020-07-12 02:35| 发布者: 评测现实| 查看: 952| 评论: {php} echo


採买民艺旧货,上峇里岛去!? (2000.08.01)採买民艺旧货,上峇里岛去!? (2000.08.01)

〈生活风〉

■ 採买民艺旧货,上峇里岛去!?■

一直蛮喜欢旧的东西。 

然严格说起来,和不少朋友一到异地便直奔跳蚤市场大肆蒐罗採购一番其实不太一样,我喜欢旧东西的原因,不为价格便宜,也不为搜珍猎奇,而是着迷于那种,物件上面所留存的,岁月、与人的质朴痕迹。

这中间,原本令我十足倾心的,是台湾民艺。

民艺这个观念,据说起源自日本战国时代、丰臣秀吉西征朝鲜之际,偶然自当地农家带回的一只茶碗。

这只影响后世日本茶道美学甚深的碗,据说只是当地平民们为着日常使用而随手捏塑出来的器皿,并不出于任何知名艺匠之手,故形制粗糙耐用,唯一的「装饰」,只是上头一抹烧製时因漏上了釉药而无心留下的粗砺图形,一派朴实无华,却益发耐人抚触耐人寻味,遂成为民艺的最经典先驱。

而所谓台湾民艺,同理,指的则是台湾先民平日里所使用的各种寻常生活器物,举凡桌椅几柜、杯盘碗碟、甚至农具、织品、建筑元件……等均属之,年代则约略从台湾光复前后起往前追溯,最远可至16世纪,但主要仍以近代一两百到数十年年间为最精华期。

我觉得,比起来自中国的古董旧货来,或许是因着先民生活的勤朴踏实,台湾民艺多半量体厚沈、样式简单,无甚巧雕花饰,遂特别有着一种浑朴淳厚之气,强悍而端庄,分外令人心折。

只是,由于横跨年代不长,物件数量有限,因此,几乎是,还来不及蔚成一种普遍性的风气,一般血统较纯正、形式较纯粹的品项,便已尽为识货藏家们购藏殆尽。

我呢,早期仍在室内设计杂誌任职时,採访过程中,受到几位深好此道的艺术家与收藏者的指点,侥倖赶早收了几件,比方手工玻璃的矮胖茶叶罐饼乾罐、上头一点点云淡风清釉彩花案的瓷碗瓷碟等,我用它们来插花、泡茶、储放东西,比较起现代一律量产的居家器皿来,不尽然工整甚而略显「粗勇」的手工气质,十分有味道。

后来,一方面兴趣日广、荷包随之紧缩,一方面越来越少有机会看到真正喜欢的,我的民艺蒐藏,遂渐渐中断了好几年。

然而,去年秋天,行旅峇里岛时分,竟而让我再一次,跌入民艺的怀抱里。

一直觉得,峇里岛真是一个奇异而不可解的地方,能够将自然与人为,纯真与世故,慵懒与热情,质朴与奢华,简约与丰富,粗犷与优雅,传统与时髦……等种种原本两相对立的物事完美地和谐交融一体。

所以,你可以在那儿找到完全头角峥嵘、繁複已极的木雕,同时间,也可以觅获不少素雅简约、自然意味十足的逸品。

特别是峇里岛的民艺旧货。

在乌布区的街上信步闲游,时不时,便可遇上一两家展售这类物件的小店,有的店貌明亮光洁、有的则狭隘且烟尘满布,但只要细细搜寻,总能够发掘出不少令人惊豔的宝贝。

两相比较,峇里岛的民艺,淳朴岛民个性造就下,比起台湾民艺来,似乎更显得原始而直接:不管是一整块木头硬生生凿成的大钵、大碗、香料盒,一整块石头凿成的动物食槽、置物盘,或是几块实木板组合成的板凳、木箱,比起当地素为人称道的细腻手工艺品来,更加流露着一种酣畅淋漓的直截个性,且在多年来日日摩娑日日使用下,因而隐隐然绽放着一种,温润生光且人文情味深长的亮泽,非常迷人。

也因此,近两年,对于看尽繁华的欧美日人士来说,格外散发着无法抵挡的魅力,不仅相关时尚媒体成篇累牍不停介绍,号称领先潮流的时髦家饰店里引以为陈列主题,即连设计大师的崭新作品里,也经常可以嗅出几许,峇里轨迹。

令人惊异的是,当地价格非常平易近人,常常,旧货店桌子底柜子脚旁挖出来好几十年历史的一件珍品,开价往往仅折合数百台币;每每惹得我物欲随之高张,——当然椅子柜子是绝对带不了的,但几次拼杀下来,勉强驼回家去后,仍旧客厅玄关里摆了一地,直花费了好些时间才一一找到地方摆设收纳起来。

「我要去那里办嫁妆哟!」一位快结婚的好友听了我的形容,喜不自胜地这幺向我宣布示威着。

只是,就像一下子就奇货可居的台湾民艺一样,峇里岛的好东西,大概也正在一点一点地徐徐减少中。而当大量製造、汰换迅速的量产生活品越来越成为我们生活中最主要的器用内容,那种属于岁月的、人的情味,或者,也将一起失落了吧!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採买民艺旧货,上峇里岛去!? (2000.08.01)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

图文推荐

推荐阅读